Labels

Thursday, December 30, 2010

Antenna effects Homes - Colwood (2002)


EmrHealthAlliance | November 11, 2009

Residential area is faced with unexpected issues after antennas were installed near by

A Radiant Day - Part 1



Vidiootix | March 13, 2010 |
Producer: NRK (Norwegian Broadcasting Company) & Brennpunkt show crew

Radiation Exposure War -document:
http://www.nrk.no/programmer/tv/brenn...
http://www.nrk.no/programmer/tv/brenn...

The International EMF Conference and how inadequate (unprotective) those current ICNIRP guidance levels are:
http://www.emf2009.no

Original video: http://www1.nrk.no/nett-tv/klipp/428197

"The telecom business and U.S. Department of Defence have had considerable influence on radiation safety exposure limits. The maximum limits are higher in Norway than in many other countries.

You cannot see, taste or smell it, but the continued increase in so-called electromagnetic frequency radiation has had a significant environmental impact on industrialised nations. New antennae pop up daily, not least in Norway, and this happens against a backdrop of wrangling between research communities and the industry about how much radiation is safe for humans.

When concerns are voiced or possible side effects reported, the Radiation Protection Agency, usually after performing surveys in the area, often produces a standardised reply: According to current internationally recommended guidelines, the exposure is within limits not proven to be harmful to humans. We trust the Radiation Protection Agency, and the international guidelines, even though most people have no idea who set them."

Category:
Science & Technology

Tags:
ICNIRP guidance level biological effect science history corruption health risk base station Wi-Fi mobile phone politics

Company wants to change public’s misconception about telco towers

Friday December 24, 2010

Company wants to change public’s misconception about telco towers

By CHRISTINA LOW
christinalow@thestar.com.my


ONE of the greatest challenges of telco companies is to address the misconception of the community on radiation from towers, Packet One Networks (Malaysia) chief operating officer M. Idham Nawawi said.

Idham said this at a briefing on the company’s services to Petaling Jaya city councillors and department heads at the Petaling Jaya City Council headquarters.

“When we receive complaints from residents on our new telco towers we have to dismantle it even though the site has been approved.

“Each time we take one down, at least 200 people will lose their connections,” said Idham, adding that Packet One would be investing RM81mil to build its network infrastructure in Selangor next year.

The misconception among the residents was the towers posed as a health hazard because it has high radiation readings.

Not a health hazard: A telecommunication tower behind a row of houses in Petaling Jaya.

Malaysian Nuclear Agency non-ionising radiation group manager Dr Wan Saffiey Wan Abdullah, who gave a presentation on the radiation waves, said this was not true.

“The P1 WiMax antenna, which I checked had very low radiation level ranging from six watts and below as compared with a microwave oven which has at least 1,000 to 2,000 watts,” said Wan Saffiey.

He said people got the wrong information from friends that the radiation could cause cancer.

In a recent meeting with the Internal Commission for Non-Ionising Radiation Protection, Wan Saffiey asked about the effects on house owners who had telco towers on their roofs.

“They told me it is even safer to live in the house as the radiation is only transmitted to those living outside it,” said Wan Saffiey.

At the briefing, Selangor exco member for investments, trade and industry Teresa Kok asked if the telco towers, which were often shared between a few companies could be covered up just like how it was done in South Korea.

Some towers were decorated to look like trees while others shared the same pole as the street lamps.

Councillor Tang Fuei Koh asked if Packet One could first submit their proposed sites so that the council could look into the areas and suggest places if it was found not suitable.

Councillor Tiew Way Keng wanted the company to inform the residents before building their telco towers in housing areas as well as hold road shows and talks on the health and safety aspect relating to it.

She felt it would help eliminate complaints regarding such towers in the future.

Idham said his team would help the council in educating the community and work together to build a wireless city.

快搬遷遊樂場上電訊塔‧五條路305簽名備忘錄呈市局

2010-12-30 15:18

  • 黃來和(左)、駱保才和洪雷雲(右)一起呈交備忘錄給檳島市政局主席辦公室。(圖:星洲日報)

(檳城)豎立電訊塔也有“平民區”和“富貴區”之分?

五條路豆干屋居民代表黃來和質疑,為何檳島“富貴區”傑瑟登花園不見任何電訊塔,而青草巷的電訊塔也很就被遷移了,但是位於五條路兒童遊樂場上的電訊塔卻遲遲不能遷移,當局辦事是否不公平?

黃來和週三(29日)在彭加蘭哥打區協調員駱保才陪同下,移交居民簽名予檳島市政局主席芭蒂希雅之前,向記者發表談話。

檳城五條路居民共有305人集體簽名並呈交備忘錄給檳島市政局,強烈要求遷移電訊塔,

洪雷雲:不止不拆
反建電房裝發射器

此外,五條路362組屋居民代表洪雷雲指出,他本月3日發現電訊塔,隔天即聯絡彭加蘭哥打區州議員劉敬億的秘書,詢問對方為何五條路兒童遊樂場豎立一座電訊塔,而且距離住家不足40公尺之地點。

“劉敬億的秘書當時也嚇了一跳,表示此事不可能,因為這是一座非法的電訊塔。他表示將去瞭解此事後,通知執法單位採取行動。”

洪雷雲說,過了3天,劉敬億的秘書回電說,他們早在11月16日就已經呈交信函表示反對此事,並已安排執法人員前往拆除電訊塔。

“可是過了3天,我發現電訊塔旁建立了一個電房,過了一週,更安裝上了發射器,簡直是事與願違!”

駱保才:擔心輻射危害健康
居民遷移意願被漠視

主駱保才說,他本月5日曾與居民一起在當地拉布條要求遷移電訊塔,當時記者訪問居民時,有一名婦女表示感到頭痛。

“可是檳州政府電訊基設特別工作隊主席黃泉安國會議員卻對有關婦女的頭痛感到懷疑。其實,這名婦女除了感到不舒服,也十分擔心在兒童遊樂場玩耍的孫兒,受到電訊塔的輻射傷害。”

駱保才說,遷移電訊塔是居民意願。當地居民不斷呼吁當局遷移電訊塔,可是一直不見行動。於是,當地居民本月12日開始收集簽名,以便呈交備忘錄給檳島市政局主席。

星洲日報/大北馬‧2010.12.29

布朗花園增電訊塔 居民不滿先斬後奏

光明日报

  • ■嚴汶隆、陳來庭及王美麗與當地居民反對設電訊塔。

(檳城30日訊)武吉牛汝莪布朗花園(Taman Brown)再添一座電訊塔,檳城電磁輻射公害防護聯盟促請業者遵守程序,向當局申請執照後才建電訊塔,而不是先斬后奏!

據當地居民袁家喜投訴說,這個電訊塔約在2個月前開始設立,當地居民初時還以為是興建興都廟。

他週四在馬華領袖及該聯盟成員的陪同下,在記者會上說,由於該電訊塔設在較偏僻的地點,因此幾乎沒人發現,但如果是屬於非法,當地居民要求當局盡拆除。

國陣峇央峇魯國會協調員嚴汶隆表示,當地約有200多個住家,這個非法電訊塔是在偷偷摸摸的情況下興建,當地居民也不曾被咨詢。

“居民協會昨天已開始派發傳單,揭發此電訊塔。這里有樹擋著,因此有些住在對面的人也看不到。若居民同意興建,那沒問題,但問題是這里的居民不曾被咨詢。”

他指出,當地居民已開始發起簽名運動,打算收集后提呈予檳島市政局。不過此電訊塔目前尚未操作。

出席的馬華領袖尚有馬華峇央峇魯區會主席陳來庭及副秘書陳愛麗等。

光明日報

電訊塔悄悄設立 牛汝莪布朗居民要求拆


中国报
December 30, 2010

電訊塔悄悄設立
牛汝莪布朗居民要求拆
(檳城30日訊)神神秘秘興建電訊塔,牛汝莪布朗區居民怒吼要求馬上拆除!

布朗區第3條路居民今午在馬華峇央峇魯國陣協調員嚴汶龍,以及馬華成員陪同下集體請願,高呼居民不要電訊塔,同時要求州政府及市政局盡快拆除沒有經過居民同意下興建的電訊塔。

居民袁家喜說,該電訊塔于兩個月前突然出現在住宅區前的兒童休閒地。

“我看到工作人員進行工程時,還以為他們是在建印度廟。”

他感到不滿的是,當局靜巧巧把電訊塔建在休閒地的隱蔽處,沒有咨詢居民。

“究竟誰發出准證?為何居民毫不知情?”

檳州電磁輻射公害防護聯盟秘書王美麗,聲明要向檳州行政議員曹觀友討債,要求他兌現承諾拆除非法電訊塔。

“我們與曹觀友會面時他派定心丸表明,只要居民反對,就算電訊塔合法,市政局也有權力拆除。”

她說,檳州已陸續出現類似“先斬后奏”的非法電訊塔,如商務小學對面、寶石花園、江沙路等,據知非法電訊塔的數目已增加至30多個。

“據了解,隸屬檳發展機構屬下的檳州電訊特別工作小組,都是在興建電訊塔后才向市政局申請准證。”

她說,她會再尋求與曹觀友會面。

嚴汶龍強調,當局在興建電訊塔前應尋求當地居民的同意。

“我接到居民的投訴后,通過居民代表在布朗區進行民調,結果發現居民都不知道住宅前竟然已出現電訊塔。”

Tuesday, December 28, 2010

阿儿玛拆非法电讯塔 居民送卡感谢协调员

阿儿玛拆非法电讯塔 居民送卡感谢协调员

光华日报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八日



■ 林明吉代表居民赠送感谢卡片予陈德钦和刘一端。

(大山脚28日讯)阿儿玛再也商业中心居民送上感谢卡片,以感激刘陈马华协调员协助拆除电讯塔。

居民林明吉(52岁)代表全体居民感谢国阵大山脚国会选区协调员准拿督刘一端,和槟州马华公共服务暨投诉局主任陈德钦的落力协助下,成功为居民争取拆除3座非法电讯塔,让居民享有更有保障的生活。

他赞赏刘陈马华协调员,为了居民的健康做事积极,照顾人群,帮助他们解决困扰已久的非法电讯塔影响健康问题,并顺祝刘陈俩人在下届大选能旗开得胜。

当地一名居民梁妹金(60岁)也非常感谢刘陈两名协调员,协助解决电讯塔问题,让他们不必再担心因辐射而影响健康。

刘一端:民众的胜利 继续解决民生问题

刘一端矢言将继续维护民众利益,协助更多民众解决民生问题。他说,这次成功拆除电讯塔可说是民众的胜利,也证明了民众对协调员服务充满信心。他说,其服务宗旨是以民为本,民众利益至上。

陈德钦:人民合作力量

马华巴当拉浪区协调员陈德钦表示,在拆除电讯塔过程中,虽然面对无礼的攻击,惟却阻挡不了他们为民服务的责任,最终电讯塔问题获得解决,这是人民合作的力量。

他说,在接获投诉后,会优先处理民生问题,并按照正常管道协助民众解决问题。至于那些无礼人身攻击,他认为这是不公道和不健康的说法。

Thursday, December 23, 2010

威省市局出動40人 非法電訊站終拆除

摘自中国报
December 23, 2010 17:39

威省市局出動40人
非法電訊站終拆除

地點:阿兒瑪再也花園

(大山腳23日訊)爭論多時的阿兒瑪再也花園非法電訊轉駁站,因沒有向威省市政局申請准証,今日終被拆除。

威省市政局執法單位今日上午出動約40人,聯合國能技術人員在大山腳區國會議員章瑛、巴東拉浪區州議員陳宗興、威省市議員溫維安和賴魯及馬章武莫區州議員拿督陳福良副議長特別助理林南瑞監督下,順利展開拆除這座非法電訊轉駁站工作。

章瑛說,電訊公司在未安裝電訊轉駁站或電訊塔工程前,應與州政府和地方政府協商,以便在雙方達致提供服務和讓當地居民安心后,才批准安裝轉駁站工作。

她說,市政局在接獲人民投訴后,也應該根據法律程序調查和拆除行動,絕對不可維護任何一方利益而作出不遵守法律程序的事。

她也說,受影響的居民也須了解,當一個電訊轉駁站或電訊塔被拆除后,肯定會影響到電訊電波的收線率,所以,居民們也必須要有心裡準備。

陳福良:電訊公司雖重新申請
不符規定威省市局拒批

馬章武莫區州議員拿督陳福良副議長說,阿兒瑪再也花園非法電訊轉駁站的電訊公司雖有作出重新申請,但還是不符合有關當局所規定的指南,因此被威省市政局駁回。

他說,威省市政局也多次發函有關電訊公司,並要求自行拆除,可是,該電訊公司卻冥頑不靈,所以,市政局才動員展開拆除行動。

他說,身為一名實事求是的州議員,從不草率行事,並非如外面謠傳說他對這起非法電訊轉駁站在其選區設立之事無動于衷,其實,在接獲當地居民的投訴后,便即刻指示威省市議員賴魯作實地調查,並向市政局反映。

他說,由于需要一些時間處理,希望當地居民諒解,並非故意要拖延時間來拆除該座非法電訊轉駁站。

民聯不逃避
依政策解決問題

陳宗興州議員說,民聯政府和國陣不同的地方在于民聯勇于面對問題,並從政策上解決問題,而國陣則是徹底逃避問題,有法不依,執法不嚴,造成檳州非法電訊站如雨后春筍般林立的窘局。

他說,當了執政黨議員后才了解,做政府的確不容易,以非法電訊站課題,隨著時代的進步,社會的需求,手機、網絡寬頻資訊的快速和普偏化,現實的生活中,根本不能逃避事實,選擇與時並進或與時代脫軌,就要考驗大家的智慧。

他說,在資訊爆發的今天,人人都希望有高速的寬頻,卻沒有人希望電訊站矗立在他家隔鄰,他希望民眾能針對這項問題加以思考。

反對立場始終如一
陳宗興斥劉一端陳德欽胡說

巴東拉浪區州議員兼檳州行動黨公共服務及投訴局顧問陳宗興說,無論在308前后,他對非法電訊塔和電訊轉駁站的反對立場始終如一。

他說,沒獲得地方政府批准的非法電訊站,都必須拆除,絕非如大山腳國會選區聯邦協調官劉一端所說的“雙重標準”。

針對巴東拉浪州選區聯邦協調官陳德欽作出沒有根據的胡亂指責他偏袒電訊公司,陳宗興反駁,這些都是在意料之中,有甚麼素質的協調官就有甚麼樣的表現。

他對劉一端和陳德欽的胡言亂語和沒水準的表現感到悲哀,他已把針對電訊塔的立場及2006年在野到2010年朝都一直反對及支持拆除非法電訊站,劉陳兩人居然還睜著眼睛說瞎話。

考量社會需求

他說,檳州民聯政府于308上台后,就極力解決因國陣執政期間執法不嚴,導致非法電訊站四處林立所留下來的爛攤子。

“身為民聯州政府的議員,有責任和努力設法解決非法電訊站問題,州政府在這項課題上,除了得面對地方民眾的投訴,也必須考量到整個社會各層面的需求。”

他說,經過檢討后,州政府于2009年6月宣佈,給州內所有尚未獲得批准的非法電訊站進行申請合法化的“漂白期”,為期一年,但在今年6月,州政府再次宣佈延長“漂白期”至12月31日,滿期后,沒獲准的非法電訊站,將逐步根據程序一一拆除。

威省市局出动32人 拆阿儿玛再也电讯塔


■ 官员正准备拆除电讯转驳站。

摘自光华日报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四日

(大山脚23日讯)纷扰多时的阿儿玛再也电讯塔,今日威省市政局出动32名官员动手拆除,除了市政局之外,尚有国能及电讯局官员也到场协助。

周四上午10时30分左右,国能技术人员率先切电,以让工作得以顺利进行。章瑛国会议员、陈宗兴州议员、市议员蕾茹、温维安、孙意志及马章武莫区州议员陈福良助理林南瑞皆到场察看。

章瑛表示,州政府与市政局在电讯塔课题上,须照顾双方面的利益,同时也须寻找平衡点,必需消除人民担忧,同时又要照顾手机用户权益。

她表示,拆除行动是希望电讯公司知道,任何装置都需遵守法规,同时也呼吁电讯公司,与州政府及市政局互相配合。

陈福良透过其助理林南瑞向媒体强调,拆除行动是由市议员蕾茹向市议会投诉后,实地调查才行动的。

他说,并非外传当地州议员对非法转驳站一事无动于衷。其实当他接获投诉后,即吩咐蕾茹做实地调查,并投报市议会,但是所有事情须依据程序,并非故意拖延。

无法避免辐射

陈宗兴则说,在资讯发达的今天,人人都希望享有高速的宽频,却不希望转驳站耸立在家附近。他试问大家,是否因为电讯塔或转驳站所衍生的辐射疑云而把它们一一拆除?

“试想想,从今天起大家都不使用手机、宽频、或网络。那么槟州将沦为怎样的状况?”

重视通讯服务 维护人民健康

“威省市政局重视通讯业者为人民提供基本服务的贡献,但另一方面,市政局也必须确保人民的安全和健康受到照顾。因此,要在两者之间取得一个平衡点并不容易。”

温维安强调,拆除电讯站后附近地区的通讯服务肯定会受影响,这一点也是市政局必须重视的。

他指出,市政局将把拆下的设备载回市政局,如果有关电讯业者要赎回,就必须负责32位官员出差的开支和所有相关费用,例如升降机等。

建塔前需申请

他强调,市政局在州政府通融的漂白期届满后,就会展开全面性的执法行动。他劝请电讯公司往后必须先提呈申请批准后才建,而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先斩后奏”。

温维安表示,他将建议威省市政局联合马来西亚通讯及多元媒体委员会主办一系列讲解会,向人民传达有关电讯塔的正确资讯,解除人民忧虑。

至于反对党炒作电讯塔课题捞取宣传的举动,他认为应适可而止,反对党协调员应明白许多非法电讯站都是他们在朝时遗留下来的烂摊子,不应在民间引起无谓的恐慌,误导人民。

未获市局批准 更多电讯塔面对拆除


摘自光华日报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四日

(槟城23日讯)迄今已有多个在未获槟岛市政局许可下竖立的电讯塔先后面对拆除,相信紧接将有更多电讯发射器“步上后尘”。

其中,在柑仔园律一家便利店屋顶阳台上在周前冒现一组电讯发射器,引起毗邻商家民众关注及投报槟州电磁辐射公害防护联盟,后者再转而报告区内市议员,发现电讯公司“先斩后奏”并未向市政局提出申请下,即贸然自行安装电讯发射器,面对市政局发出30天拆除的指示。

槟岛市议员王耶宗受本报记者询及时指出,他在接获投报后发现在柑仔园律一家便利店(即蚬壳油站旁)上述电讯发射器并未获得市政局批准,有关电讯公司也未向市政局提出申请。鉴此,市政局按照程序先向对方发出30天拆除通告,要求自行拆除,若业者拒从,将把事件交给市议会执法组跟进。

王美丽:人群健康应顾及

同时,槟州电磁辐射公害防护联盟义务秘书王美丽指出,在接获公众投报下发现有关电讯发射器在极短时间内竖立在商业楼屋顶上,并向区内王耶宗反映,后者立即行动,并探悉电讯发射器非法装置,已指示市政局拆除。据王耶宗向她披露,电讯公司已承诺将在近期自行拆除,以免面对损失。

王美丽表示,该联盟并非反对电讯塔,然而却要求在顾及周边人群健康前提下作好必要措施,比如架高电讯塔、减低辐射发射强度及避免对准人群发射电磁波。她近期发现有一些电讯公司采取先斩后奏方式,她不知对方在玩什么游戏,也对电讯公司这种作法感到不解。

加拉歪律亚亚山大楼 邻里反对安装不成

继玻璃池滑广东民律及比格斯律交界处平地电讯塔引起争议后,玻璃池滑区再掀反对电讯塔风波,这回轮到加拉歪律15层楼高的“亚亚山大楼”。(Menara Yayasan)

据一名女居民向本报记者投诉,在一年前即已针对投诉致函玻璃池滑区州议员郭庭恺,然而却未有任何下文。而在期间一家电讯公司拟在组屋上再装电讯塔,幸在邻里反对下才安装不成。

她说,有关电讯塔是在居协在未获所有居民的同意下,于3年前私下允许电讯公司安装,这也造成组屋内居民意见分歧,有者赞成,有者反对。她表示,她与家人及邻居都极力反以,因为她们与电讯塔的距离很接近,担心长远对健康不利。

她引述工艺大学一名教授阿莉娜在吉隆坡Kelana Jaya的一项研究中发现,在电讯塔周边的患癌机率偏高。

郭庭恺:认同预警原则

玻璃池滑区州议员郭庭恺硕士受询时回应,他曾针对UDA发展的“亚亚山大楼”组屋屋顶上电讯塔争议,安排组屋管理层与一些居民对话。他认同接获一些居民提出不满,所以他将关注此事,无论如何,他认同在预警原则下,住宅区不该架放电讯塔。

他承认州政府在处理电讯塔上似乎很被动,比如在认同“预警原则”(precautionary approace)同时,还是有电讯塔继续靠近住宅学校。他很感慨的说,感觉上电讯公司在影响决策人,以致州政府在处理此课题上似乎拿不出决定。

他认为,州政府应在此方面有一个立场,现有州政府只是将问题抛回给联邦政府的通讯多媒体委员会(MCMC),给人感觉州政府的被动及无权干预此事,实则上他认为地方政府有绝对权力来审核电讯塔的设立。

王康立:未接获新投报

植物园区州议员王康立律师指出,除了现有一些电讯塔争议尚未能解决,他并未接获新电讯塔投报事件。

他表示,在接获有关方面来信时,他会先向有关区内的居民寻求意见,不过他相信一般上居民都会反对,而他希望有关方面不该只是将工作推给议员,反之可自行发信寻求居民意见。

他说,其选区目前面对的多个电讯塔,包括商务小学、拉哈阁(Lahat Court)、白云山、其中杰瑟顿花园的电讯塔已拆除。针对白云山电讯塔,他表示,据其所知有关电讯公司获得3年租约,所以他要了解有关租约是否已届满。

郭庭源:符合指南不阻止

双溪槟榔区州议员郭庭源说,只要符合指南,他不会阻止符合指南及州政府指示的电讯塔安装在其区内。

他表示,本身从事电磁辐射工作,所以他清楚电讯塔电磁辐射会否有害健康,所以只要符合政府指南,那么他相信这些电讯塔都可安装。他说,一些人极力反对电讯塔,却无视更多人对电讯塔的需要,比如他即接获选民投诉不满行动党的议员反对电讯塔,造成通讯受阻。

他表示,若他也加入反对电讯塔,将面对选民指责,而使用手提电话的人比反对者来得多。不过郭庭源承认电讯塔不该林立,反之政府应鼓励共享使用共用电讯塔,不要随意安装在屋顶上,且尽量远离住宅区。

Sunday, December 19, 2010

How Mobile Phone Towers Work



Sep 22, 2008




Cell phone towers emit signals in a "flower petal" pattern around the tower. This 360-degree radius around the tower is called a "cell" and this is what the term "cell" in cell phone means. (5) When your phone is in a "cell" you get good reception and when it isn't in a "cell" you get poor reception. So, for a cell phone company to provide complete coverage cell phone towers and antenna towers must be positioned all across the country so that the "cells" overlap. You can begin to see what a huge infrastructure needs to be created to provide complete cell phone coverage. That's why cell phone towers and antenna towers are so prevalent. Furthermore, that's why these antennas are installed in so many places like rooftops, fire stations, schools and churches. This is what is necessary for complete coverage.

Studies Show Adverse Health Effects From Cell Phone Towers

If you aren't sure that cell phone towers and masts are harmful the following study summaries should convince you. Below are listed six studies that have shown significant adverse health effects on people living near cell phone towers. According to Dr. Grahame Blackwell "these are the only studies known that specifically consider the effects of masts on people. All six studies show clear and significant ill-health effects. There are no known studies relating to health effects of masts that do not show such ill-health effects." (6)

1. Santini et al. found significant health problems in people living within 300 meters of a cell phone base station or tower. The recommendation was made from the study that cell phone base stations should not be placed closer than 300 meters to populated areas. Pathol Biol (Paris) 2002; 50: 369-373.

2. A Netherlands Organization for Applied Scientific Research study entitled, "Effects of Global Communications System Radio-Frequency Fields On Well Being and Cognitive Function of Human Subjects With and Without Subjective Complaints" found significant effects on well being including headaches, muscle fatigue, pain, and dizziness from tower emissions well below the "safety" level.

3. Gerd, Enrique, Manuel, Ceferino and Claludio conducted a Spanish study called "The Microwave Syndrome" and found adverse health effects from those living near two cell phone base stations. The health effects included fatigue, a tendency toward depression, sleeping disorders, difficulty in concentration and cardiovascular problems.

4. From an Israeli study published in th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Cancer Prevention, Vol. 1, No. 2, April 2004, Wolf and Wolf reported a fourfold increase in the incidence of cancer in people living within 350 meters of a cell phone tower as compared to the Israeli general population. They also reported a tenfold increase specifically among women.

5. In the Naila Study from Germany, November 2004, five medical doctors collaborated to assess the risk to people living near a cell phone tower. The retrospective study was taken from patient case histories between 1994 and 2004 from those who had lived during the past ten years at a distance up to 400 meters from the tower site. The results showed that the proportion of newly developed cancer cases was significantly higher in those patients living within the 400-meter distance and that the patients became ill on average eight years earlier. In the years 1999 to 2004, after five years of operation of the transmitting tower, the relative risk of getting cancer had trebled for residents of the area in the proximity of the installation compared to the inhabitants of Naila outside the area.

6. An Austrian Study released in May 2005, showed that radiation from a cell phone tower at a distance of 80 meters causes significant changes of the electrical currents in the brains of test subjects. All test subjects indicated they felt unwell during the radiation and some reported being seriously ill. According to the scientists doing the study, this is the first worldwide proof of significant changes of the electrical currents in the brain, as measured by EEG, by a cell phone base station at a distance of 80 meters. Subjects reported symptoms such as buzzing in the head, tinnitus, palpitations of the heart, lightheadedness, anxiety, shortness of breath, nervousness, agitation, headache, heat sensation and depression. According to scientists this is the first proof that electrical circuits in the brain are significantly affected by a cell phone tower. The distance in this study was a mere 80 meters.

Two-time Nobel Prize nominee Dr. Gerald Hyland, a physicist, had this to say about cell phone towers. "Existing safety guidelines for cell phone towers are completely inadequate. Quite justifiably, the public remains skeptical of attempts by governments and industry to reassure them that all is well, particularly given the unethical way in which they often operate symbiotically so as to promote their own vested interests."

Dr. Bruce Hocking did a study in Syndey, Australia, of children living near TV and FM broadcast towers, which by the way, are very similar to cell phone towers. He found that these children had more than twice the rate of leukemia as children living more than seven miles away from these towers.

Results in yet another recent study (7) conducted on inhabitants living near or under a mobile phone base station antenna yielded the following prevalence of neuropsychiatric complaints: headache (23.5%), memory changes (28.2%), dizziness (18.8%), tremors (9.4%), depressive symptoms (21.7%), and sleep disturbances

(23.5%). In this study the participants were given a neurobehavioral test battery measuring such things as problem solving, visuomotor speed, attention and emory. Symptoms of exposed inhabitants were significantly higher than control groups.

Furthermore, Europe's top environmental watchdog group, European Environment Agency (EEA), is calling for immediate action to reduce exposure to mobile phone masts. EEA suggests action to reduce exposure immediately to vulnerable groups such as children.

The development of brain tumors in staff members working in a building in Melbourne, Australia, prompted the closing of the top floors of the building. The Royal Melbourne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is housed in the building. Seven staff members were diagnosed with brain tumors and five of the seven worked on the top floor. A cell phone antenna is located on the roof of the building. (8)

The Orange phone company in England is being forced to remove its mast tower on a building in Bristol, England. The removal is a result of a five-year effort by residents and local authorities to have the mast removed. Cancer rates in the building, which has become known internationally as the "Tower of Doom," have soared to ten times the national average for the 110 residents living there. The two masts sitting on the roof, one owned by Orange and the other by Vodafone, were installed in 1994. Vodafone has refused the remove its mast. (9)



Saturday, December 18, 2010

辐射致慢性疾病 促拆除电讯塔


■ 德国专家研究发现电讯塔辐射可致慢性疾病,黄美美促请市议会马上拆除永瓒花园店屋屋顶上的多个临时电讯塔。左起为陈伟祥、P.古纳及李光兴。



■ 永瓒花园一排店铺单位近期增设了许多电讯塔。

辐射致慢性疾病 促拆除电讯塔

摘自光华日报
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七日 上午十时四十八分

(芙蓉16日讯)德国专家研究发现电讯塔辐射可致慢性疾病,行动党万茂区州议员黄美美促请市议会马上拆除永瓒花园内设立的多个临时电讯塔。

永瓒花园一排店铺单位屋顶原本约有3个电讯塔,可是2周前该区的电讯塔又再增加,居民恐怕电讯塔辐射影响健康,因而向黄美美申诉。

黄美美周六上午召开记者会时表示,电讯塔分为临时与固定结构,不过目前以临时的电讯塔居多,原因是固定的电讯塔昂贵,所以许多人士为了节省成本而建设临时电讯塔。

她强调,她并非反对设立电讯塔,而是反对电讯塔建设在靠近学校及花园住宅区范围内。

“据德国的生物共振专家研究报告显示,电讯塔必须建设在距离200公尺范围处,而且电讯塔与民宅的距离也必须是有400公尺距离。世界卫生组织的距离则是150公尺。”

遗憾的是建设在永瓒花园一排店铺屋顶上的电讯塔却与邻近的新华华小及民宅距离不到50公尺。针对此事,她已于本月13日致函向芙市议会投诉,同时询及有关电讯塔的设立是否是已被批准。
她指出,德国专家在测试后也发现,电讯塔的辐射会引发各种慢性疾病,包括心脏病、失眠、胎儿畸形、血压不正常、白血病以及会导致癌细胞活跃。至于电讯塔的高温作用,则会引发乳腺癌。

为此,黄美美反对电讯塔建设在住宅区内,她同时质疑永瓒花园的电讯塔是否已达致安全水平。

她也促请市议会及州政府派专家到该区测试,避免辐射对当地居民的健康构成影响。

她甚至认为,该区的临时电讯塔应该马上拆除,移至距离民宅偏远的地方。

新那旺州议员P.古纳也说,电讯塔必须设立在适当的地方,绝对不可建设在住宅区范围及学校附近,避免辐射影响居民的健康。

“众所周知,辐射会致癌,因此有关当局有必要向人民解释,同时得经过测试证明电讯塔的辐射是否对人们带来影响。”

出席记者会者包括行动党梅岭支部主席陈伟祥及党员李光兴。

今日威省263非法電訊塔90%漂白期內呈圖測



威省約90%非法電訊塔或電訊轉駁站,已向威省市政局提呈申請圖測,否則將面對拆除的命運。

摘自中国报

December 18, 2010

威省263非法電訊塔90%漂白期內呈圖測

威省約90%非法電訊塔或電訊轉駁站,已向威省市政局提呈申請圖測,否則將面對拆除的命運。
(大山腳18日訊)威省目前共有451個電訊塔或電訊轉駁站,188個屬合法,263個非法電訊塔或電訊轉駁站中,有90%已向威省市政局提呈申請圖測。
威省市議員溫維安說,市政局的政策是,州政府通融的“漂白期”,即12月31日到期后,未提呈任何申請圖測的非法電訊塔或電訊轉駁站,將被拆除。

“至于已提呈申請圖測者,如果不被批准,也會被拆除,或遷去適當地點。”

他今早在巴東拉浪州選區服務中心,與巴東拉浪區州議員陳宗興及威省市議員孫意志召開記者會時,如是指出。

須獲得4機構批准

他說,州政府為兼顧通訊業者和手提電話用戶兩方利益,毅然頂著民間團體和敵對黨的壓力,決定給與業者一年半寬容期(漂白期),讓業者有機會提呈申請圖測。

“漂白期過后,政府就會執法拆除非法電訊塔或電訊轉駁。”

孫意志強調,任何電訊塔或電訊轉駁站都須向市政局申請圖測。前者需申請發展准證及建築准證,后者則只需申請建築准證。

他說,所有向市政局提呈的申請圖測,必須先得到4個機構批准,否則不受理,包括馬來西亞通訊及多元媒體委員會、消拯局、大馬皇家空軍或民航局、國能公司。

“如果在道路邊或河邊50尺,則另需要獲得公共工程局和水利灌溉局批准。”

他強調,市政局只是一個“技術性”機構,如果所提呈的圖測都獲得上述機構批准,尤其是馬來西亞通訊及多元媒體委員會,市政局將一一通過。

阿兒瑪再也商業中心舊電訊站將被拆

威省市政局正準備執行拆除令,拆除阿兒瑪再也商業中心現有舊的非法電訊轉駁站﹔而興建中的新電訊轉駁站,則屬合法。

溫維安透露,該非法電訊轉駁站已超過6年,雖有提呈申請圖測,但卻不符合指南。

“10月5日,我們接到投訴后,當房屋組官員確認非法,已發出搬遷通知書,同日把投訴信交到執法指揮部。而在同月20日,執法指揮部發出30天拆除通知書。”
他說,至11月22日,執法指揮部官員發現還未拆除非法電訊轉駁站,開始準備向市政局主席提呈執法批准信。目前仍等待主席簽準。
“新建的電訊轉駁站,業者于7月30日取得市政局發出的准證。”

抨劉一端陳德欽不在官位才來扮英雄

陳宗興及溫維安向馬華大山腳國會協調員劉一端及巴東拉浪協調員陳德欽,左右開弓!

劉一端及陳德欽日前帶領居民抗議,不滿阿兒瑪再也商業中心現有舊電訊轉駁站還未拆除,新電訊轉駁站已興建。

陳宗興于週六批評兩位國陣協調員劉一端及陳德欽,為撈取政治資本,做出廉價宣傳。

他透露,該非法電訊轉駁站早在6年多前,已存在並操作,劉一端及陳德欽真的關心人民,為何6年多前,當他們官位在身時,不曾反對或要求拆除﹖

撈取政治宣傳

他說,非法電訊轉駁站課題,早在1997年國陣掌權年代開始出現。隨著時代科技進步及民眾的需求,電訊塔及轉駁站如雨后春筍般到處林立。

他挑戰兩位國陣協調員,列出過去反對或拆除非法電訊塔、轉駁站的相關紀錄。

溫維安說,他對于協調員跳出來“扮英雄”的動作,深感無奈。

他說,當年在位時,對電訊塔課題不聞不問,任由許多非法電訊塔和電訊轉駁站建立起來。

“劉一端和陳德欽兩位協調員,為了撈取政治宣傳,攻擊掌管地方政府事務的曹觀友,令我憤怒。 ”

陳宗興:執法不嚴數量激增

陳宗興說,非法電訊塔或轉駁站數量激增,另一個主要因素是執法不嚴。


他說,據資料顯示,檳州共有約860個電訊塔或轉駁站,但只有約550個合法,其他屬于非法操作。

“檳州如今面對這么多非法電訊塔或轉駁站的局面,禍源其實在于國陣掌權年代時有法不依,執法不嚴所遺留下來的爛攤子。”

他說,2002年電訊指南,是馬來西亞通訊及多元媒體委員會所通過批准。

“如果劉一端及陳德欽對電訊塔或轉駁站課題有所不滿的話,應該把矛頭指向有關委員會,而不是指責曹觀友及地方政府。”

孫意志促請要拆除電訊塔或電訊轉駁站的國陣人士,向中央政府掌控的通訊及多元媒體委員會,提出不滿,而不是針對民聯州政府。

2006年至今拆6個

陳宗興列出從擔任社會工作者至成為州議員,即2006年至今,在民眾投訴下,在他介入及抗議下,最少有6個非法電訊塔或轉駁站被市政局拆除。

6被拆除非法電訊塔或轉駁站地點

1.馬章武莫新村(2006年至2008年2月期間)
2.英雄園(2006年至2008年2月期間)
3.柔府冠元花園(2006年至2008年2月期間)
4.馬章武莫花園路口處(2006年至2008年2月期間)
5.馬章武莫花園路口處(2006年至2008年2月期間)
6.百利鎮(今年6月期間)

Cell phone and mobile tower radiation hazards

Case for regulating cell towers

Commonwealth Club 11-18-10. Panel II – Martin Blank, PhD

Commonwealth Club 11-18-10. Panel II – Martin Blank, PhD from ElectromagneticHealth.Org on Vimeo.

Commonwealth Club 11-18-10. Panel II – Martin Blank, PhD, Associate Professor, Columbia University, Department of Physiology and Cellular Biophysics; Researcher in Biolelectromagnetics; Author of the BioInitiative Report’s (Bioinitiative.org) section on Stress Proteins; Editor of the journal Pathophysiology’s special issue on Electromagnetic Fields, March 2009; and Past President, Bioelectromagnetics Society.

To see the full Commonwealth Club Program on "The Health Effects of Electromagnetic Fields" please go to tinyurl.com/​298yzdg.

We invite all media organizations (including electronic media) to broadcast or distribute this video without violation of copyright as long as the Forum at the Commonwealth Club of California is mentioned. Copyright ElectromagneticHealth.org 2010.



Friday, December 17, 2010

王美麗:聯盟只拆未操作電訊塔‧手機收訊差怪我很冤!



常常拿著測試儀在電訊塔附近偵測的王美麗,其聯盟被指為最近手機訊號糟透的罪魁禍首!對於這個指控,她高呼:“冤枉!”(圖:星洲日報)

星洲日报北馬 2010-12-17 15:06

(檳城)手機收訊越來越差,都是檳州電磁輻射公害防護聯盟(EMF,下稱聯盟)惹的禍?

坊間最近流傳:由於聯盟頻頻向政府施壓,後者在不得已的情況下,被迫拆除多個裝置在市區內的電訊塔及電訊站。此舉最終導致訊號轉弱,令廣大的手機用戶面臨電話打不出或接收不良的情形。

針對這樣的指控,聯盟秘書王美麗昨日(12月16日)向媒體澄清,這並不是他們“闖下的禍”,因為聯盟要求政府拆除的,都是尚未操作的電訊塔,根本不會造成甚麼“嚴重的後果”。

“冤枉啊!我們沒有要政府拆下那些正在操作的電訊塔,我們更不是甚麼反科技的團體!手機收訊差,並不關我們的事,也是言過其實的指控。”
她昨日(12月16日)出席在城市海灣酒店舉行的“地方政府論壇”後,這麼說。

要拆全部,沒這回事!
僅要求依指南設電訊塔


王美麗解釋,聯盟從來沒有說過不可以使用手機或者任何現代化的科技產品,她們只是要求政府要“聰明的使用”科技而已。

長期暴露對人體不好

長期暴露在電訊塔或發射站之下,對人體勢必會帶來影響。我們的訴求是不要在人口密集的地方設立電訊塔,尤其是在學校等小朋友眾多的地方,那對他們會很不好的!

她強調,聯盟沒有要求拆除檳州之內所有的電訊塔,僅是要求有關單位嚴謹的根據指南,把電訊塔及發射站設置在對的地方去。

王美麗也說,電訊塔可以建立在比較空曠的非住宅地區,如此,便能把傷害減至最低,還給檳城人一個健康安全的居住環境。

星洲日報/大北馬‧2010.12.16

曹觀友:無法應付龐大流量‧電訊塔不夠阻YES進檳


曹觀友:無法應付龐大流量‧電訊塔不夠阻YES進檳
北馬 2010-12-17 15:07

(檳城)電訊塔數量不足,是“YES”進入檳州最大的障礙!

掌管檳州地方政府事務委員會的曹觀友坦承,楊忠禮通訊最近推出的4G網絡無法在第一時間入駐檳城,最重要的原因是電訊塔的數目遠遠不足以應付龐大的流量。

覆蓋率僅概括少數地方

“他們申請設置超過100個新的電訊塔和發射站,以讓YES網絡能夠覆蓋整個檳州,但,目前地方政府卻只能初步通過20至40個電訊塔左右,導致覆蓋率僅能概括少數地方而已。”

“正因如此,檳城不能夠和全國一起同步使用全新的YES網絡,必須等到稍後才能逐步獲得這項服務。”

曹觀友是在昨日(12月16日)出席“地方政府論壇”後,這麼告訴記者。

壓力團體緊盯電訊塔

執政2年來面對州內壓力團體對於電訊塔不間斷的監督,曹觀友不諱言,有些時候電訊塔的議題被有心人政治化了,但有一部份團體,他們確實是真正關心這項課題的。

“雖然這些團體只是社會中的少數,可是,他們發出了很多聲音,要求政府關注電訊塔的問題,並予以嚴厲管控。

曹觀友亦認為,在這樣的情況下,其他人不能埋怨新的網絡公司無法在第一時間進入檳城,因為“沉默的大多數”始終沒有聲音出現。

他說,這些“沉默的大多數”都是手機、網絡的使用戶,如果大家真的想要有新網絡的服務,就應該站出來說‘我們要’,而非靜靜地聆聽反電訊塔團體不斷地發出撤除電訊塔的叫聲而已。

沒新電訊塔就沒新網絡

“沒有新的電訊塔就沒有新的網絡服務,這是很容易懂的道理……”

“只是,州政府必須聆聽人民的聲音,反對的團體說出了他們的心聲了,可是支持的卻都沒有在說話,這是一個問題。”

曹觀友也說,此次的地方政府論壇主要讓各路人馬表達對電訊塔的正反看法,經超過3小時的討論,與會者都對這課題有更進一步的認識。

星洲日報/大北馬‧2010.12.16

民众强烈反对建电讯塔 槟宽频欲走难行



民众强烈反对建电讯塔 槟宽频欲走难行
2010/12/17 12:07:09 PM
●南洋商报

(槟城16日讯)槟城人的强烈反对,是福还是祸?

槟城目前处处可见杨忠礼通讯私人有限公司推出的“YES 4G”高速宽频网络大型广告招牌,但原来因为槟城民众的强烈反对,导致该公司无法全国性同步推介这项服务,槟城人也无法享用。

掌管槟州地方政府的行政议员曹观友说,杨忠礼通讯是州内最新申请设立电讯塔的电讯公司,该公司申请在槟城设立上百个电讯塔,但遭地方政府驳回。

分阶段批准建电讯塔

他指出,尽管该公司向地方政府提呈的申请遭驳回,但现已再度提出申请,地方政府也已分阶段批准设立20至40个。

曹观友于周四出席第三次槟州地方政府论坛时,在记者会上这么说。上述服务是于今年11月由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主持推介。

电磁辐射公害防护联盟 非反电讯塔组织

掌管槟州地方政府的行政议员曹观友为槟城电磁辐射公害防护联盟“消毒”,他了解后者不是“反电讯塔”的组织。

曹观友认为,当局批准电讯塔设立前须考虑多方的建议,让人信赖高科技的同时,也减低高科技影响健康的担忧。

他透露,儿童游乐场附近确实不适合安装电讯塔,这也因而引起当地居民的不满,安装电讯塔的单位槟州发展机构应加以解释。

槟城电磁辐射公害防护联盟秘书王美丽强调,媒体多次报道形容该联盟是“反电讯塔”、抵制无线上网的组织,事实上他们并非如此。

她表示,她自己以身作则,规定孩子16岁前不准使用手机,家中更不使用无线上网,但突然伫立在住家前的电讯塔,她不能视而不见。

电讯塔课题被政治化

一名教授兼主讲人再尼在论坛上提及设立更多小型电讯站,将比大型电讯塔更能减低辐射,当时曹观友回应说这将掀起更多反对声浪。

曹观友透露,批准电讯塔设立的过程中,地方政府扮演着最后一个决定单位的角色,并依据大马多媒体通讯委员会(MCMC)和电讯公司业者的“说法”作出批准。

他认为,过程中,地方政府仅能控制设立电讯塔的土地用途,但无法做出太多决策性行动。

“电讯塔课题已被‘政治化’,因此各单位进行任何决策,都必须取得平衡点。”

地方政府论坛开始前 全体默哀林苍祐

今年度最后一次召开的第三次槟州地方政府论坛,论坛开始前,全体肃立,为槟州第二任首长已故敦林苍祐默哀。

星期四早上在城市海湾酒店举行的地方政府论坛,电讯塔课题成了全场讨论议题。3名主讲人为再尼教授、槟州卫生局代表菲道斯和槟城电磁辐射公害防护联盟代表梁锦源。

议题过于技术性

由于这项议题过于技术性和具有一定深度,以致论坛进行至将近4小时才宣告结束;梁锦源准备的短片过于冗长,连曹观友也忍不住喊卡。

再建电讯塔引阿儿玛居民不满 旧的未拆新的又来!

2010/12/17
●南洋商报

(大山脚16日讯)电讯转驳站说要拆又不拆,附近又有另一座电讯转驳站要建立起来了,居民见状怒跳脚,两名国阵协调员刘一端及陈德钦对于当局“说拆不拆”感到遗憾!

有关非法电讯转驳站就在阿儿玛商业中心附近,在9月29日当天,就有附近居民反对有电讯转驳站设立在附近,当时就已经举行过一次抗议行动。

由于“旧的未拆、新的又来”,附近再有工人准备安装电讯转驳站,所以今早再一次举行抗议行动,严厉要求当局正视他们的处境。

大山脚区国阵协调员刘一端说,他一直接获附近有电讯转驳站的投诉,他也质疑这些电讯转驳站已经违反了城市规划条规,因为根据这条规,所有建设电讯转驳站都必须征询附近居民的同意,显而易见有关电讯转驳站的业者并没有做到这点。

没征询居民同意

他说,附近有四五百名居民,都不愿有这电讯转驳站的设立。

“我在9月29日参与居民的抗议行动后,也曾向威省市议会反映,感到欣慰的是,市议会有发出停工令及拆除令给业者,在一封日期10月20日的拆除令,是限令有关业者必须在7天内拆除,而业者也应允拆除,可是至今没行动。”

他说,他在上个月看到掌管槟州地方政府委员会的曹观友发表,将会拆除所有非法电讯转驳站,希望曹观友的谈话是有效的。

他说,他在11月23日再接到居民的投诉,指现有电讯转驳站的附近,将会再建立一座电讯转驳站,而且已经有工人前来安装,他也马上致函威省市议会,但没有任何回应。

由于怀疑涉及滥权事件,所以他在11月23日致函给槟州反贪污委员会要求彻查。

抨市会双重标准 陈德钦要曹观友交代

巴当拉浪区国阵协调员陈德钦也说,市议会在发出拆除令后至今没有行动,令人遗憾,也由于“斩草不除根”,所以才有另一个电讯业者再建立电讯转驳站,这难免有双重标准之嫌。

他希望曹观友作出交代。这电讯转驳站是干扰民生的热门课题,州政府一方面说会拆除,但市议会的工作态度已然违反民意,这岂是民联所强调的“以民为本”?

他说,市议会应尽量为民解困,要不然公函都可置之不理,还有何公信力?他始终认为,曹观友不应坐视。

非法電訊站舊未拆又建新‧劉一端:曹觀友“說一套,做一套”



逾50居民抗議,要求當局立即拆除電訊轉駁站。(圖:星洲日報)



新電訊轉駁站的建設,被指破壞了附近店屋的牆壁以及地板,左起陳松輝、陳德欽及劉一端。(圖:星洲日報)



阿兒瑪再也住宅區及商業中心一間店屋頂樓的舊電訊站,存在逾6年未拆除。(圖:星洲日報)

星洲日报北馬 2010-12-17

(檳城‧大山腳)阿兒瑪區一座非法電訊站還未拆除,又有新的電訊站在興建。大山腳國會國陣協調員劉一端抨擊掌管地方政府委員會的曹觀友行政議員出爾反爾。

他說,曹觀友在報章保證將拆除所有非法的電訊站,但阿兒瑪區的非法電訊站,舊的還未拆除,又有新的在興建,說明曹觀友“說一套,做一套”。

劉一端昨日(12月16日)與巴東拉浪州選區國陣協調員陳德欽,聯袂巡視阿兒瑪再也住宅區及商業中心非法電訊轉駁站時,這麼說。

逾50居民抗議要求馬上拆

有逾50居民參與抗議行動,要求馬上拆除新舊電訊站。

劉一端說,檳威兩地非法電訊站林立的情況越來越嚴重,各地居民的健康和生活無形中受到威脅。

他說,非法電訊站已違反了城市規劃的條規,更沒有獲得到當地居民批准,當局就建立,這種行徑是不對的。

他說,當地居民在11月23日,向他投訴新電訊站在興建的情形,他也在當天就致函給威省市政局,質問為何舊有非法電訊站還未拆除,就批准建新的電訊轉駁站,但當局至今未回應。

他質疑威省市政局是否有濫權,所以當天也致函給檳州反貪污委員會,希望當局可以調查是否有貪污嫌疑。

陳德欽:市局遲遲未拆
違反州政府民本政策


陳德欽則認為,市政局不採取行動,又讓新電訊轉駁站建立起來,這種斬草不除根的做法,只會導致非法電訊站越來越嚴重。

他說,市政局之前已保證拆除舊有的非法電訊轉駁站,但遲遲未有行動,經違反民意,不符合州政府以民為本的政策。

阿兒瑪再也住宅區及商業中心一間店屋頂樓的舊電訊站存在逾6年,當地居民曾在今年9月29日抗議要求拆除,威省市政局也已有發出拆除令,並獲得威省市局主席簽名。但原本在期限內,也就是10月27日就需要拆除的非法電訊站,拖延至今約兩個月毫無動靜。

近期內發現隔舊電訊站的一間店屋頂樓上,又有新的電訊站正在組裝,讓當地居民很憤怒。

星洲日報/大北馬‧2010.12.16

Thursday, December 16, 2010

舊未拆又裝新電訊轉駁站 阿兒瑪50居民抗議



■當地居民拉布條抗議設立電訊轉駁站不滿。

摘自光明日报北馬
2010-12-16

(大山腳16日訊)阿兒瑪再也住宅區及商業中心店屋頂樓的舊電訊轉駁站存在逾6年,威省市政局曾發出拆除令,限定轉駁站必須在今年10月27日前拆除,但拖延至今約2個月,仍無行動。

最近,另一間店屋頂樓上,又在組裝另一座電訊轉駁站,引來當地居民抗議。

當地50名居民週四向大山腳國會選區協調員劉一端及巴當拉浪州選區協調員陳德欽求助,並希望當局立即拆除有關轉駁站。

劉一端抨擊掌管地方政府事務的曹觀友出爾反爾,在未拆除原有的電訊轉駁站之際,還讓新的電訊轉駁站出現。

檳威兩地非法電訊轉駁站情況越來越嚴重,違反了城市規劃條例。另外,當局在沒有獲得當地居民允許下就批准興建電訊轉駁站,也是不對,而且建造商會越來越猖狂,目無法紀。

劉一端稱他在11月23日向致函市政局,提問為何舊有非法電訊轉駁站還未拆除就批准建新的電訊轉駁站,但當局至今未回應。

拖延2個月沒拆除

他質疑市政局可能濫權,所以當天就寫信向檳州貪污局投訴,希望當局可以調查是否有貪污嫌疑。

另外,陳德欽則認為,市政局不采取行動,又讓新電訊轉駁站建立起來,這種作法只會導致非法電訊轉駁站越來越嚴重。

他說,市政局之前已保證拆除舊有的電訊轉駁站,但遲遲沒有行動,已違反民意,也不符合州政府以民為本的政策。他對這種雙重標準感到遺憾,也希望曹觀友給當地人民一個合理的交代。

光明日報

Sunday, December 12, 2010

包装“遮丑”也没用 电讯塔藏不住



■ 一家会馆屋顶上也架起遮板。



■ 工人筑起围板遮掩电讯塔。



■ 架放在车水路前方的屋顶上四方盒是何物?原来是为遮盖电讯塔。


摘自光华日报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二日

(槟城11日讯)电讯塔也要“遮丑”,掩人耳目?在电讯塔成为过街老鼠般,引起非议后,相信为免成为举报投诉对象,一些电讯公司开始展开“包装掩饰”努力,将电讯发射器以布料、木板等藏身其中,不为人知。

尽管如此,相信是“包装功夫”功力不够,再加上民众对电讯塔有较高醒觉,被一些民众一眼看穿,斯举也反而引起毗邻民众及关心者的进一步关注及醒觉,比如在车水路一家眼科中心楼上、夜兰亚珍一家会馆建筑及比南利路等都发现电讯塔“遮丑”包装情况。

诊所屋顶上有电讯塔

在车水路一家诊所屋顶上电讯塔即在周前筑起约数公尺高的四方盒型围板,如同筑起四面墙,将电讯塔“包裹”在内,进一步发现原来电讯塔为非法装置,却招来对面路的马佛总总会异议,要求移除。

而在夜兰亚珍的一会馆的多层楼屋顶也同样在上周开始制作木板,来掩盖楼上电讯塔;在比南利路一家多层楼公寓楼上则是架起竖立式的布条,遮挡人民看穿藏身其后的电讯发射器。

陈翰威:诊所顶楼电讯塔 为非法装置

槟岛市议员陈翰威指出,他已向市政局建筑部查询后,发现架放在车水路一诊所顶楼多组电讯发射器为非法装置,且已操作多年,现有待12月31日宽限期后,一旦未能在限期获得合法化,将面对拆除。

针对有关电讯塔引起民众争议,是否会在宽限期内进行合法化时,他没有正面回应。

马佛总反对 电讯塔影响孩童病人

其中在车水路一家诊所上方电讯塔引起马来西亚佛教总会非议,要求移除。马佛总总务林展鹏即向本报记者指出,在此之前有人建议在该佛教总会15层楼新大厦安装电讯塔,不过建议被否决。“我们担心电磁辐射引起争议,所以反对在佛总楼上安装电讯塔。”

然而对于对面路的电讯塔,他认为,太靠近佛教总会,更何况,佛总属下尚有幼稚园及施医诊所,对于病人而言,电磁辐射可能造成不必要的伤害。他认为有关方面应将电讯塔移至非住宅区或靠近有人的地方。

据了解,有关电讯塔竖立该处多年,间中有人在前朝政府执政时投诉,却不得要领,唯该电讯塔也被槟州电磁辐射公害防护联盟列为其中一个抵触世卫组织“预警原则”的热点,该电讯塔与毗邻的距离仅有5公尺,且坐落诊所上。

反电磁辐射联盟:医院诊所装电讯塔不妙

槟城电磁辐射公害防护联盟秘书王美丽向本报记者指出,在世卫组织的“预警原则”下,不鼓励在医院或诊所敏感区安装电讯塔。

他承认已接获车水路一带居民投诉担心诊所屋顶上电讯塔对健康不利投报,她承认在槟城一些医院及诊所同样也安装电讯塔,比如新港及爱莲玉的槟岛诊所等,同样情况也发生在威省的专科医药中心等,情况不妙。

此外,她发现槟安医院也在院内进行无线上网,该协会医药顾问也针对此事与该院分享,希望该院能在顾及公众尤其病人健康前提下,放弃全院无线上网。她表示,该会也曾在该院进行测量,发现院内电磁辐射量偏高,要求院方及医生重视。

无线上网对树木有影响

她指出,在荷兰一所大学的初步研究发现无线上网对树木造成影响,同样情况可能发生在人体健康。此外他说,该协会在此之前也针对车水路协和小学全校无线上网与该校交流,并获悉该校只在需要时才开启无线上网发收器。

选址不当合法性受质疑 槟30电讯塔成众矢之的



摘自南洋商报
2010/12/12

(槟城11日讯)槟州政府给予非法电讯塔的宽限期逐渐接近,本以为可以圆满解决的问题,如今却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槟州发展机构属下电讯公司已安装或准备安装的接近30个电讯塔,合法性遭到质疑,而且由于选址不佳引来民怨四起。

协调员议员起冲突

就在一周前,三名马华协调员因抗议青草巷电讯塔违规一事,而与当地州议员雷尔发生轻微冲突而引起关注。而本周马华协调员骆保才再度揭发五条路儿童游乐场附近也出现同类型的电讯塔,可见此事已非单一事件,可能还有其他同类型的电讯塔也已经耸立在槟岛各地。

据了解,此类型由槟州发展机构所安装的电讯塔,是为了解决非法电讯塔林立的问题。

靠近民居引诟病

槟州政府日前给予非法电讯塔的宽限期将于12月31日截止;而为了避免非法电讯塔被拆除后,槟州陷入无通讯讯号的困境,槟州发展机构准备安装接近30个电讯塔,供各电讯公司统一使用。

然而,据槟州电磁辐射公害防护联盟指出,该联盟在与槟州发展机构、槟州政府以及市议会多方协商之后发现,各方面对此课题似乎依然缺乏协调,导致合法性的问题悬而未决。

此外,电讯塔选址也成为众人所诟病的话题。

上周遭到居民抗议的青草巷电讯塔安装的地方,就仅仅与商店以及组屋隔一条马路;而五条路电讯塔更是安装在儿童游乐场附近。

其余尚有部分电讯塔也靠近学校、住宅等人潮密集的地方。

不愿回答记者提问 曹观友黄泉安言论有出入

本报记者在访问掌管地方政府的行政议员曹观友以及槟州发展机构电讯服务有限公司董事主席黄泉安之后,确实发现双方的言论似乎有一些出入。

其中,双方都不太愿意过多回答记者的提问,而建议记者询问其他更了解情况的人。

曹观友在受访时就建议记者向黄泉安了解更多详情;而黄泉安则表示目前课题已经交到市议会手上,而建议记者向市议会跟进更多讯息。

曹观友更透露,槟州发展机构电讯服务有限公司甚至可能在安装电讯塔之后,才向市议会提出申请,因此才会出现青草巷的非法电讯塔事件。

他也认为将电讯塔安装在儿童游乐场附近并不妥。

而黄泉安在受询时却表示,槟州发展机构获得槟州行政议会允许之后,便将电讯塔的课题交由市议会配合以进行施工,因此建议记者向市议会了解更多详情。

不过他也承认,槟州发展机构安装电讯塔的首要考量是需要确保讯号流通的顺畅。惟他并未正面回答安装电讯塔是否考虑当地居民的反应,以及为何青草巷电讯塔会被市议会认为非法而必须拆除。

4座电讯塔被确认

据记者所知,目前已至少有4个被确认的。

第一个为上周遭到雷尔以及马华协调员共同抗议的青草巷电讯塔。该电讯塔被槟州市议会鉴定为非法的,并且在居民抗议之后已经拆除。

第二个为本周成为朝野博弈的五条路电讯塔,该电讯塔因安装在儿童游乐场附近而引人诟病。迄今为止朝野双方还就此电讯塔存在争执。

第三个出现在浮罗池滑的比格斯路,非常接近附近民宅。

第四个则是在中华小学前面、商务小学对面,电讯塔非常接近学校。

至于其余电讯塔,则需要公众协助监督,以确保有关当局在安装电讯塔时,可以同时顾及当地群众的安全以及讯号的顺畅。

王美丽:各说各话 三造缺乏协调

槟城电磁辐射公害防护联盟秘书王美丽揭露,槟州政府、槟州发展机构、市议会三造对电讯塔课题各说各话,似乎缺乏协调,使得该联盟也无法清楚知道州政府的立场。

针对槟州发展机构电讯塔合法性的课题,她表示,据她从各造的回应里理出的头绪,有关电讯塔的安装已经获得槟州行政议会批准;然而,实际上,这些电讯塔似乎并未完全获得市议会的批准。

此外,该联盟医药顾问涂仲仪医生表示,我国目前尚未拥有完整的规定,限制电讯塔与住宅等人潮密集地方的距离。

因此他认为,有关当局欲安装电讯塔时需要召开听证会,了解当地居民的看法以及向他们解释清楚。

Saturday, December 11, 2010

曹觀友:不再延期 非法電訊塔月杪必拆



■電訊塔課題一直是檳民關注的問題,大家擔心電訊塔發出的電波會影響健康。

曹觀友:不再延期 非法電訊塔月杪必拆
光明日报北馬 2010-12-11 19:26

(檳城11日訊)本月杪是拆除非法電訊塔的最後寬限期,檳州地方政府及交通道路管理委員會主席曹觀友強調,州政府不會再延長寬限期,並要求檳威兩地市政局在期限後立即展開拆除行動。

在拆除非法電訊塔課題中,州政府已先後給予3次寬限期,首次在去年6月至12月,第二次在今年6月,第三次則延長至本月杪,寬限期總共長達1年半。

曹觀友說,州政府不會再改變決定,檳威兩地市政局必須執行州政府的決定,期限一到就行動。

他表示,市局必須審核安裝電訊塔的總申請,所有非法電訊塔都必須在寬限期後拆除。

另一方面,檳州電磁波輻射公害防護聯盟顧問涂仲儀表示,他歡迎州政府不再延後拆除非法電訊塔期限的決定,並希望州政府在合法化電訊塔時依照指南行事,包括遠離住宅區和校園(保持100呎為理想距離),以及與附近居民達成共識等,以免繼續引起民眾恐懼。他說,州政府已給予1年半寬限期,這期間應已採取應對和解決方案,否則一再延長寬限期卻沒結果,就沒有意思。

須依照指南行事

他認為,州政府應該把電訊塔的資料放上網,顯示政府的確是透明施政,也可讓民眾協助鑑定電訊塔合法與否。

“非法電訊塔是由電訊公司私自安裝,我們不排除設在商業大樓頂的電訊塔摻雜著合法與非法。如果州政府把資料放上網,民眾就可協助鑑定電訊塔的合法性。”

據該聯盟向市局收集到的資料,全檳有800多座電訊塔,其中半數屬非法。

黃泉安起訴涂仲儀誹謗案
待法庭安排時間過堂


針對檳州電訊特別工作小組委員會主席黃泉安因電訊塔課題起訴涂仲儀誹謗一事,涂仲儀表示案件沒有不了了之,目前已完成首階段法律程序,只等待法庭安排時間過堂。

黃泉安是在6月召開記者會,指涂仲儀在電訊塔課題上公開批評他愚蠢和頑抗,已對他造成名譽損失,因此決定起訴對方誹謗。

涂仲儀表示,他在黃泉安召開記者會後約2週就收到律師信,要求他道歉,否則就會正式起訴。但他沒有道歉,黃泉安代表律師過後入稟法庭正式起訴他,而他也到法庭申請辯護,目前正等待法庭安排時間過堂。

Friday, December 10, 2010

駱財德:證明不危害健康 請黃泉安家裝電訊塔實驗



■王美麗測驗甘密山路電訊塔對室內造成的負面影響是每公尺0.7瓦特。



■駱財德帶領居民與國陣黨要拉橫幅激烈反對電訊塔的設立。

摘自光明日报
2010-12-10 12:45

(檳島西南區9日訊)國陣光大州選區協調員駱財德挑戰行動黨日落洞區國會議員黃泉安,把電訊塔裝置在自家門前,以證明後者堅持電訊塔不危害人體健康的說法。

駱財德週四中午率領一群反對在理大後門前的甘密山路街燈旁(瑋力大廈前)豎起電訊塔的居民,到現場拉布條,促請檳島市政局徹查和即刻採取拆除行動時,對黃泉安發出上述挑戰。

駱財德強調,這台至少設有2家電訊公司轉駁站的電訊發射站,約於一年前出現,安置在燈柱旁企圖掩人耳目,但它實際上並不符合市政局條例的安全距離,其負面影響已導致附近居民健康受影響。

“合格距離是必須遠離住宅區至少30至50公尺,可是它只距離瑋力大廈約20公尺,危及大廈與理大宿舍逾5000名住戶的健康。不少學生和居民不斷向我投訴和求助。”

居民感到暈眩

據駱財德向當地診所了解,受影響者以少年和老人居多,而且感到暈眩的居民激增,他深信這與電訊塔負面影響有關。尤其該電訊塔是24小時操作,居民無從防範,若是違法建立的,他希望執法單位可以拆除或早日移走。

他也邀請檳州防止電池輻射公害聯盟負責人王美麗以台灣進口儀器測試,證實當地約20公尺近離內的室內負面指數是每公尺0.7瓦特,室外是每公尺1.9瓦特,已經超聯合國防止電池輻射公害聯盟的每公尺0.61瓦特以下的安全水平。

王美麗說,有研究說這個情況會對兒童的腦部發展造成不利影響,也危害老人健康。

出席者尚有民黨與馬華黨員,包括嚴文隆協調員、蔡親武、陳清林、王益輝、陳志雄等。

Tuesday, December 7, 2010

Anti-EMF group demands stringent measures for telco towers



http://komuniti.malaysiakini.com/
by Carolyn Khor on 7 Dec, 2010

The Penang EMF Protection Alliance recently held a talk at SRK Shang Wu, Penang to educate the public on the hazards of the EMF radiations.

Addressing a crowd of about 100 people, Dr. Thor Teong Gee explained that although the permitted level of radiation according to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 was at 10 W/m2, the level is still 10 thousand times more than the permissible level allowable in France and even more still if compared to Austria.

Using these standards issued by the WHO, it will be considered even safe if the tower was put inside the house,” he ridiculed.



Dr. Thor also commented on the criteria for the findings made on a study group by WHO and concluded that it did not address the concerns of radiation affecting the people for long-term effects, non-thermal effects and those who fall in the other age groups other than healthy adults.

“We are not against the erecting of telco towers. However, more stringent measures should be taken to safeguard the health concerns of the people,” retorted Dr. Thor when asked to comment on the unipole towers that were found sprouting up in a few locations all over Penang.

“The 20 meters radius imposed as precautionary measures by the government is actually for physical hazards, in case the tower should fall; but it does not take into consideration the radiation level imposed onto those who live nearby,” he added.

Dr. Thor said that the Penang EMP Protection Alliance demands five key points from the authorities. They are;

1) To adopt more stringent limits

2) To adhere to precautionary approaches

3) To avoid sensitive areas

4) To promote land-lined connections; and

5) To conduct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s.

Dr. Thor also feels that the government should regulate telecommunications advertisements that portray children conversing gaily over the cellular phone.

According to Dr. Thor, about 28 to 30 sites have been identified by the Penang Development Corporation (PDC) Telco to built the tower, which will then be leased out to YTL.

Recently, a group of residents from the Pulau Tikus area signed a petition for the unsightly green tower situated off Cantonment Road to be dismantled, due to concerns over the impact of radiation on their health.

Monday, December 6, 2010

反對組屋區設電訊塔 五條路居民拉布條抗議



■30余名居民及駱保才,拉布條向電訊塔公司表示強烈抗議,要求遷移遠離住家。

摘自光明日报北馬
2010-12-06

(檳城6日訊)新的電訊塔不斷在檳島設立,反對的聲浪更日益增加。五條路362棟組屋居民週日群集拉布條抗議,反對電訊塔在組屋設立。

30余名當地居民聚集在新設立的電訊塔前面,拉著“強烈抗議,請馬上遷走”的布條,促請電訊塔公司盡快遷移。

國陣彭家蘭哥打區協調員駱保才說,檳城的電訊塔越建越多,而位於五條路組屋附近的電訊塔,約在4天前設立。

電訊塔下有遊樂場

這座電訊塔離最近的住家即豆干屋只有40米,距離362座組屋也只有約70米,更離譜的是,該電訊塔下面還有兒童遊樂場。為此我們強烈抗議。

他說,此電訊塔是由檳州發展機構屬下的電訊服務有限公司所設立。362棟組屋約有160個單位。

駱保才引述德國生物共振學專家戴爾瑪的說法表示,電訊塔將對人體的健康及生命構成威脅,包括引起心臟問題、荷爾蒙失調、失眠及頭痛等症狀。

他促請當局在3天內把該電訊塔遷移到離住宅至少100米的地方,而戴爾瑪根據國際標準建議的距離是400米。

“賺錢,也要有道德,而且孩子那麼小。我們一刻都不能忍,因為有毒,比在火爐旁更不能忍。政府必須向人民解釋及交代。”

居民林女士(56歲,家庭主婦)表示,近2天來她一直鬧頭痛,才發現原來電訊塔的輻射危害這麼大。

他說,以前都沒有這種感覺,最令他擔心的是兩個2至3歲的孫子的身體健康。

光明日報

非法電訊站終拆除 拱橋新村民感謝民行

摘自中国报
December 6, 2010 17:41

(珠寶6日訊)拱橋新村一座建築物上的非法電訊站被怡保市政廳諭令拆除,令當地居民放下心頭大石,十多年盼望的心願終于獲得實現。

當地居民昨天下午拉橫幅感謝民主行動黨協助向怡保市政廳作行投訴,並提供法律咨詢和援助,使事件解決。

行動黨拱橋支部主席駱新發說,電訊站輻射問題困擾拱橋居民十多年,居民的心理面對恐懼與擔憂。而且,電訊站附近居民也紛紛投訴身體出現疼痛和昏眩現象,甚至患上嚴重疾病。

他說,該黨曾收集居民患上不同病症的案例,呈上地方政府當局。拱橋居民也進行過數次的簽名運動,要求當局採取行動,以讓電訊站遷離新村住宅區範圍。

困擾十多年

他說,為了提高居民對輻射問題的醒覺,該支部曾于去年1月9日舉辦環境輻射“最殘酷的殺手”健康講座,邀請德國生物共振科學家戴瑪海爾博士主講。

駱新發呼吁地方當局擬定統一的電訊站管制條例,並確保所有電訊站的裝置必須遠離住宅區。

行動黨霹靂州委謝保恆說,他曾于2009年2月間與怡保市政廳秘書討論拱橋居民面對的輻射問題。過后,市政廳曾派員作實地調查,惟未有答復。

他說,今年3月間,他與怡保市長拿督羅西迪會面,獲得市長正視此事,並諭令發出拆除的通知信。

“其中一家電訊公司不滿拆除指令,與市政廳鬧上法庭,惟市政廳于11月25日獲宣判勝訴。據了解,該家公司還會進行上訴。”

他形容拱橋電訊站被拆除,是人民力量促成。

梁卓經:地契規定
土地用途屬民宅


霹靂州行動黨州委兼法律局成員梁卓經律師指出,拱橋新村電訊站被拆除的關鍵是,有關建築物的地契規定,其土地用途屬于“民宅”。

他說,根據法律,民宅不能從事商業用途,而上述土地有進行收租的商業用途。

梁卓經說,如果有關建築物業主把土地轉換為“商業”用途,重新進行裝置電訊站的話,因業主的舉動對周圍鄰居造成不必要的干擾,而且進行“非自然”用途,居民仍然有權利向當局作出投訴,霹州行動黨法律局將為居民提供法律援助。

出席的行動黨黨要尚有霹州組織秘書兼投訴局主任鄭福基、九洞第一支部主席羅思義、拱橋支部副主席何伙生、財政何秀萍等人。

反对电讯塔又一宗 骆南辉率居民拉横幅表不满



■ 骆南辉和骆保才与居民一起强烈抗议电讯塔。



■ 电讯塔(圆圈处)设立在儿童游乐场范围内。

摘自光华日报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六日

(槟城5日讯)反对巨型电讯塔又一宗,这回是五条路362座组屋的居民极力反对。

彭加兰哥打区国阵协调员骆保才和斯里德里玛区国阵协调员骆南辉周日率领30多名居住在五条路362座组屋的居民,拉起横幅极力反对建立在70公尺内的电讯塔。

骆保才表示,他是在4天前接到居民的投诉,指州政府所拥有的槟城发展机构(PDC)的子公司Telco有限公司在深夜设立电讯塔,引起居民强烈的抗议。他说,电讯塔的辐射严重危害居民的健康和生命,希望州政府对此事作出合理的解释。

他说,电讯塔如雨后春笋般设立起来,州政府不要只为了赚钱,而应以槟城民众的健康着想。这座电讯塔不但靠近民宅,电讯塔周围还是儿童游乐场,让他觉得就像火炉在身边,一刻都不能忍受。

“州政府赚钱是没有错,不过赚钱之余也要有道德。”

他说,根据谷歌卫星地图的图像显示,电讯塔离开组屋范围不过70公尺,离开附近的“豆干屋”更是只有40公尺,根本不符电讯塔指南的100公尺距离。

他表示,根据专家的研究显示,辐射会导致多项疾病,包括出现心脏问题、荷尔蒙失调、失眠、头痛,更严重的是会导致癌症。因此,他希望州政府尽快拆除电讯塔,并且对居民作出解释。

他说,民联身为执政政府,就必须负上这个责任。而五条路362座组屋共有160个单位受影响。

林女士:恐危害健康

居住在组屋附近“豆干屋”的居民林女士(56岁)对记者说,她有两个内孙,分别是2岁和3岁,电讯塔的辐射会危害小孩的健康。她不想孙子年纪小小就患上癌症。

她本身也在电讯塔设立后,昨天开始觉得头痛,而且精神恍惚。她没想到电讯塔的辐射这么强大,这么快就感觉到不适。电讯塔设立前完全没有这种感觉。

“我是家庭主妇,每天都在家,所有一直暴露在辐射的范围之内。”

Sunday, December 5, 2010

Eileen O’Connor, Director, Radiation Research Trust (U.K.)

Commonwealth Club 11-18-10. Panel I - Eileen O’Connor, Director, Radiation Research Trust (U.K.) from ElectromagneticHealth.Org on Vimeo.



Commonwealth Club 11-18-10. Panel I - Eileen O’Connor, Director, Radiation Research Trust (U.K.). Leading U.K. campaigner and breast cancer survivor describes the source of her motivation as an activist: discovering she had breast cancer, finding a cancer cluster and an unusual concentration of other diseases in her neighborhood, realizing she was living 100 meters from a cell phone tower, and discovering the widespread resistance of governments to acknowledge thousands of studies showing biological effects from electromagnetic fields including cell phone and wireless technologies. Ms. O’Connor now educates government leaders in the U.K. and European Parliament, and officials at the WHO, and plays a key role in bringing both sides of the debate together to pursue solutions.

郑雨周:否则与市局没完没了 限令2周拆除电讯塔

摘自光华日报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五日
报道:蔡昌卫

(槟城5日讯)全槟电讯塔风波持续扩大,一向表现温和的丹绒武雅区州议员郑雨周也发出怒吼声音,“限令”槟岛市政局在两周内移除在丹绒武雅阿祖莉雅(Azuria)商业中心屋顶上的电讯塔,否则他将与市政局“没完没了”。

郑雨周在一封志期12月3日致给槟岛市政局主席芭堤雅的公函中,如是发出通牒要求。他在信中指出,有关电讯塔是在他不知情下,于今年5月5日由市局批准,而他在较后在获告知时,电讯塔已竖立,为此他提出反对。

他在信中也要求市政局在两周内即12月17日前移除有关电讯塔,否则将不会就此罢手,将与人民抗议到底,要移除有关电讯塔。有关公函的副本,也寄至槟州地方政府委员会主席曹观友行政议员及市政局投诉电邮。

郑雨周受访时指出,靠近柏迈莉雅(Permai Ria Apt)的电讯塔是市政局批准的,因此当局须针对此违反人民意愿及违人民代议士意愿的电讯塔移除。他表示,有关电讯塔过于靠近人群,尤其与柏迈莉雅公寓最近相距30尺,令人难以接受。

郑雨周说,既然槟州政府已指示所有电讯塔安装前须照会区内人民代议士,那么在出现反对声浪下,就不该继续任由电讯塔引起民怨。他表示,在限期后若当局没有进一步行动,他不排除将举行另一回合的抗议行动。

消除人民隐忧 采纳预警原则

郑雨周也献议槟州政府成立一个结合非政府组织在内的全槟电讯塔咨询小组,以消除电讯塔不断引起的反对声浪。

他认为,在处理电讯塔课题上不能一味从技术层面看待问题,这无助消除人民的隐忧及反对声浪,反之他认为必须认真关注民怨及人民隐忧,听取来自非政府组织及国际其他不同专家的意见,包括采纳世卫组织强调的“预警原则”(precautionary approach)。

他欢迎曹观友之前向媒体认同来自槟州电磁辐射公害防护联盟提出的预警原则,即电讯塔需远离敏感区,如住宅区、学校、医院及休闲地区。郑雨周也坚持认为,槟州政府应领先针对电讯塔立法,同时将电磁辐射一如声音污染等,列入环境污染的环节。

他认为,现有科技可能落后,可能要提高水平比如采用光纤科技;他将在下一次的州立法议上提出,同时要求参考其他国家的作法来作出改进。他认为槟城可领先,带领全国以施压电讯公司在推广通讯科技时,更注重人民的健康要求。

相关照片




■ 郑雨周限令市政局两周内移除图中电讯塔,否则将抗议到底。



■ 电讯塔引起人民隐忧及反对声浪;图为一些以外墙包装,掩人耳目的电讯塔。

Saturday, December 4, 2010

戴馬海爾:電磁波輻射不遜電訊塔‧家用無線電話更“傷”人



戴馬海爾(右一)展示對電磁波輻射測試有高峰值與平均值之分,左一起為王美麗及林怡保。(圖:星洲日報)



家用無線電話產生的輻射高峰值太高,連檢測儀器都“束手無策”。(圖:星洲日報)

摘自星洲日报北馬 頭條新聞
2010-12-05 11:55

戴馬海爾(右一)展示對電磁波輻射測試有高峰值與平均值之分,左一起為王美麗及林怡保。(圖:星洲日報)

(檳城)家用無線電話比電訊塔輻射更“傷”!

德國生物共振科學家專家戴馬海爾透露,他曾受一個先進國的衛生部長邀請,赴該國調查年輕人死於癌症病例增加的原因是否與電磁波輻射有關,發現其中一名年輕女孩因常近距離接觸家用無線電話,導致患腦癌逝世。

屬“隱形殺手”被忽略

他說,由此可見,家用無線電話是“隱形殺手”,其殺傷力不遜於電訊塔輻射,但是,往往遭受民眾的忽略及防備,悄然侵蝕人類的健康,引起各類不明的疾病。
他是於昨日(4日)在一項新聞發佈會公佈其調查電磁波輻射的結論。在場者有檳州電磁輻射公害防護聯盟秘書王美麗、生物工程顧問林怡保醫生。

保護人民健康安全
測量輻射非對抗電訊公司


戴馬海爾說,各方對商務學校電訊發射站的電磁波輻射測試檢查,測量方式不同,只是有高峰值及平均值之分皆沒有錯誤;不過,據測量,該站產生電磁波輻射的高峰值力顯超越了危險的水平。

他指出,測量輻射不是與電訊公司對抗,或引起任何衝突,也不是白色恐怖,而是通過協調,降低電磁波的輻射程度,以保護人民的健康及安全。

更重要是不可忽視電磁波輻射為害康健的問題,須各造尋找良好的方案解決。

戴馬海爾曾於去年1月份,到商務學校檢查發射站的電磁波輻射程度,從儀器顯示其高峰值超越了危險標準,不過,卻引起了爭論,其中是國會議員黃泉安指責王美麗“妖言惑眾”,要援引煽動法令和刑事法典對付。

短期不會出現電磁波輻射害處

他說,民眾長期面對電磁波輻射圍繞,將產生各種的疾病,如心臟疾病、高血壓、荷爾蒙失調、頭痛及失眠等,體內的鈣質、鐵質及鎂等流失,破壞人體的健康。

他表示,電磁波輻射的害處不是短期內出現,而是長期性的,特別是年輕一代,每天受電磁波輻射的圍繞,他們成長至40歲以後,身體會遭受如何的傷害仍是未知數。

採取防範措施降低危險性

他說,在現階段,人類對克服電磁波輻射害處,尚未有足夠的經驗,當然,一項科技的發明必須確保其安全性,因此,採取防範措施降低其危險性。

他補充,德國對電磁波輻射影響健康非常的關注,如把室內的電磁波輻射降至0.1伏特每公尺,而且,也出現新行業,就是到住家測試電磁波輻射程度,以便採取防範的措施。

另外,他說,其公司已經生產防範電磁波輻射醫藥器材,預料可在明年3月間面市,或許能協助民眾降低電磁波的輻射。

王美麗:確保電磁波輻射率安全
室內0.2伏特每公尺


王美麗補充,該聯盟曾向政府提出7項訴求,其中是要求電磁波輻射率戶外為0.6伏特每公尺,室內為0.2伏特每公尺,達到國際的安全水平,保護民眾的健康。

放床頭每天遭電磁波輻射侵蝕
小女孩患腦癌逝世


戴馬海爾說,他使用醫學儀器赴該國調查年輕人死於癌症增加的原因時,其中一個病例是一名小女孩,把家用無線電話置放床頭,離其頭部只30至40公分而已,每天至少有六、七個小時遭受電磁波輻射的侵蝕。
“小女孩頭部長期遭受電磁波的輻射,長年累月形成了病變,導致腦部患上癌症而逝世,這應引起民眾警惕。”

高峰值及平均值
皆高出危險水平


他說,根據儀器的檢查,家用無線電話的電磁波輻射不遜於電訊塔,又與人較為親近,但是民眾為了方便,都把家用無線電話帶在身邊,殊不知,它卻成為人類的“隱形殺手”。

戴馬海爾亦現場向媒體示範,家用無線電話的電磁波輻射威力,其高峰值及平均值皆高出了危險的水平,因此吁請民眾在使家用無線電話時,須加倍防範。

降低電磁波輻射3建議

戴馬海爾也向檳州提出3項降低電磁波輻射的建議:
(一)是減低電訊塔的發射強度;
(二)電訊塔須遠離住家、學校及民眾集中的地區;
(三)電訊塔的電磁波應向街道及人跡稀少之處發射,降低輻射的程度。


星洲日報/大北馬‧2010.12.04